发疯时间到!~~白夜纪事

105 3

本文共计900个字,预计阅读时长3.6分钟。

目录

夜永远不可能是纯黑的,即使是眼睛一闭也不是纯黑的,所以是”白夜“。

寻常的夜

说起来,已经无数次寻常地度过不寻常的夜了。

这白夜里总是有许多事可做,但一晃过去,好像又没干什么事,无非是看书,在屏幕之沿躬耕和无意义的发疯。也许无意义在任何时候总会是一种不同于任何事的享受,因为无论何时,总是有明晰的事等着你去干的,即使白日中总有时候被迷茫所浸透,也总是被存在所填满。夜是这世界最后的漏洞,万物尚安好,思水已凝冰。而等待自己轻灵的游思将自己拽向不知何处,某种意义上确实是不可或缺的。思考总是太累,让它随遇而安可能是一种更好的休息。

幻想大概是一件真的无法停下的事了。闭眼就可以得到哪怕片刻的纯净吗?作为天空与大地都是可浮泛的绯红的,屏幕前的人而言,思绪中的画面总是躁动不安的彩色。如人类的历史从不凝滞,思绪不允许失去存在。就此刻,我书写,故我一直都在。

”我曾抚摸轻灵与天空“
”我曾书写层叠与激昂“

你得相信,这些灵魂是被租借出去的。事实上它们全是富家的公子与小姐,只是招募它们的躯体是最后一个打工人。

我即是堂吉诃德。

彻夜之歌

乳云般浮动的气流明显地安抚着我,把艰难从北国走私进来的冷细致地涂抹。

不为赏星的一刻,这寒冬境遇不免有些悲惨,但冷风下,温暖的回味更永恒。寒冷着,而放肆地吸收仅剩的热量再好不过了,大概只有这种心无杂念的怀抱能填充内心的空腔。思绪这时竟开始变得平静,它被感受所满溢。暖是自然的,是令人自生理上愉悦的,是不容被欺骗的。但思考竟带着这身躯所自甘受冻,大概是件奇观。非辩证的唯物质论者的叫嚣,无法证明实在的空虚。人必将成为新人。

”这就是冷,这就是痛苦,精致的、完美的痛苦“

——《诗云》

春意是比不了这种放肆的。

透明的

夜中的身躯是透明的,在身后,宇宙无数的星宇堆砌出了——一个意象,在永夜中爬行。


即使有日期,但:

  • 作于2024-02-02, 1:37.
我的主页 求求你们看看吧
最新回复 ( 3 )
  • 2
    0
    ʅ(´◔౪◔)ʃ
  • 3
    0
    滚来滚去……~(~o ̄▽ ̄)~o 。。。滚来滚去……o~(_△_o~) ~。。。
  • 4
    0
    滚来滚去……~(~o ̄▽ ̄)~o 。。。滚来滚去……o~(_△_o~) ~。。。
  • 游客
    5

  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

    登录 注册